人都怕活著心卻墮落的那段過程,
像失了方向四處亂竄的孤鳥。
縱使思想截然不同,扣除性別框架,呵!咦?唉...
大不了我們都是血肉之軀。
曾幾何時,我們擱淺在愛與被愛的守則,主動不小心就變自作多情的代言,放蕩的人類是沒資格被同情的,美麗被塑造該是什麼樣的雛形,想要在遇害後有被擁護的特權,首先要進行皮相與舉止道德輿論的評分。
『現在誰是個罪人,誰又是下一個。』
可是親愛的,不能害怕淪落為群眾撻伐的狼狽犬,就戴上面具扮斥責他人的共犯。
今晚沒有雨,人感到寂寞堪比打雷聲,甚更震耳欲聾。
-
我看那女人曾吞下的藥,每一天每一年,千千夜夜一歲一歲,為此她變得容易沉睡,是七秒金魚,她教導我該如何傻得幽默,沒有遺留的溫存,只因明日記憶全都會重來一次,我慶幸她的日記都留在那幾頁,卻也持續翻攪在同一缸水。
當不了妳的英雄,閉上眼睛,願妳今晚有好夢。
-
不打文字游擊戰,沒有固定膜拜信仰,不奢求太多,我深信每一個人之所以活著,都有一個足以鉅細靡遺撰寫的脈絡,無一倖免的痛都渴望被包紮。
無論你站在如何的天空下,願你也有好夢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井 的頭像
七井

如果有來世,我們不談永恆。

七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