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開始積極各類投書寫作,身為身心障礙子女,近年來不斷地為家人的病症相關找了很多資料,以及讓她持續進行藥物與精神治療,小時候的不了解與當時的延遲就診,耽誤了治療最佳黃金時機,還拖了四年變成重大傷病,當然徒傷悲是無益的,唯有試著去理解精神官能症與精神疾病,才不會因為無知而茫然,甚至畏懼、逃避。

 

每每我在下筆至寄送出文件的當下,肯定是每分每秒都是十分思路清晰,經過深思熟慮的,隨著年紀增長,我開始敢寫以前不敢嘗試的題材,最初是想闡述事實或原委,想寫再多的爆發點,而檔案寄出後,總要先過編輯這關,才得以見世,途中會經過核稿階段,修飾詞與用語,最終刪減成最簡明扼要的精華專欄,真正完全的內容,常導致變得多餘,所以不該見的會先被去除。

 

往往刊出後,其中讀者不排除有些會率先自己下論點,當起專家似地說:

 

你只是很輕微的某某症,或是根本不算。

你這只是胡思亂想跟壞習慣罷了,你要懂得克服阿,真正嚴重的才是怎樣你知道嗎?


我知曉要比慘還是比爛的絕對大有人在,而其實那並沒什麼意義,因緣際會我認識很多身心障礙的朋友,有肢障者,前者是自幼癱瘓,後者雖然行走會歪斜但因不嚴重影響生活功能,持有輕度身障手冊、聽障者以及顏面損傷連帶肺部功能受損的多重障礙者、 癲癇者、妥瑞氏症者、智能障礙者、思覺失調症者,與自己同樣的自閉症者,然而心智障礙者平日看起來和一般人無異,輕度者甚至需要一段時間相處或在特定場所才看出他的不同,他可能四肢健全、衣裝整潔、語言大致沒問題,但後來才知他是重大傷病,因此浮上較多類似言論的當時,不免心有戚戚焉。

 

謝謝你,那請問你是人生概論專家,還是覺得自己比醫生還醫生?

 

在這個弱弱相殘的世道,我明白各人都有各人的生活,正常人也有生活上、工作上、家庭、人際上、感情、人生規劃等等的煩惱。

只是我仍必須提下,常有些人喜歡單靠幾篇文章,幾篇報導,甚至僅是從他人口中或媒體渲染過的篇章,來輕易論斷一個人的人生,來自作主張評估你是否有被需要幫助的需求,拿身心障礙者來說好了,真正會成為病症的,是由醫學明確診斷來認定,以及縝密的治療去改善日常生活功能,他可能曾經很糟,被病痛纏身,被霸凌被狠狠地欺負岐視過,後來他變好了,所以能跟認識的人分享他的生命歷程,而不是停留的悲劇比較級。

 

我寫過許多,還有更多鉅細靡遺的晦暗與悲傷,而我至今無從奉告。

 

因為我認為狗血式的坦白不適合這時的我,每一個人生來這世上,必有屬於他最獨特的長處與價值,沒有誰想天生就是該被可憐,就算是有障礙的人,也是具有可塑性的,就算是重度,只要他還活著,還有生命延續的跡象,能過得快樂比任何事都還重要,因此為了找尋意義與遇見奇蹟,他時時都為著戰勝缺陷,而努力活著,甚至往往,不退步就是最好的進步。

 

我希望我有一天,能跟每個想見我的人好好說說話,傾聽我們彼此的故事與心聲,我期待若我能站出來,不只是我是克服了些什麼,不是因為我是來自怎麼樣的家庭,而是看見我在擅長的領域,走出一片天。

 

或許你曾經難過、悲痛過,而你現在正面也勇敢地活著,那請你放下對障礙者的片面刻板印象,因為,幾乎沒有一個人可以把以永遠被同情當人生目標,被幫助的人或許,儘管機率微乎其微,還會有獨立的可能,更可能去幫助更多人。

 

我深深相信,只要多些同理,那麼這個社會,必會更加友善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井 的頭像
七井

如果有來世,我們不談永恆。

七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