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實上我若說過某個節對我而言很重要,那只是幌子,或者這個假日有空諸如此類的說法,皆是藉口,同有默契的話,篤定你會感到空虛寂寥的理由,是想見的人不在。從十六歲到現在一有感觸就會看一部微電影:汪蘇瀧的第一首情歌。無論假設自己是愛人的還是被愛的那方,結局都是沒有的。

 

空的,沒有成全,只有離散。

 

第一首情歌微電影延伸出風度這首歌,早已了解善妒是自己的劣根性,所以與詞句裡的好,是相差甚遠的,就如同始終缺乏的人,才會去想若擁有是何種生活,比如自己。總很不經意重播為得到在乎而說謊或雞婆去干預對方的情節,我是個不太能接受與預想違和的現實的人,所以總用太長的時間去考驗,然而,這些年,大概有人答案早已變了,或一開始就不在你的盤子裡。人若有了情幾乎會變傻子,就像愛子的父母永遠都不會放棄孩子,有趣的是當下都只堅信自己想信的,再來看不慣就會眼不見為凈,誰叫掀開來劇情就容易狗血,看誰掏心掏肺,沒有一次完成默默又浪漫的告別。

 

很多時候不太喜歡自己品味的偏執,以及狹隘,總是吸引能強大給予與過分脆弱性質的人,太過兩極,於是接觸再多人,寥寥無幾的人持續保持聯繫。不過濫好人,老愛強調生活多彩多姿的博愛從來敬謝不敏。很後來才明白常需要又會爭的人其實會求到更多,因為缺愛的人,他無法學會自然的體貼,一定是狠狠失望過,才能漸懂珍惜他人。

 

假如能預知後悔的滋味,更不會浪費時間自卑。

 

不知會再封閉多久,或許直到重新信任人的那刻,就不再買醉。

 

我明白人在發光發熱當下多少也會遇到撞擊,富有強韌的心之人卻不為此熄滅,把每一刻都當作最後來過,未來我才有更多上好的過往可以沉溺,痛徹心扉,也該如此嚴苛考驗自我。

 

我是一個喜歡聽漂亮話的人,只是只有特定的人從心,我更不會矯情地說我不愛訕情的句子,我熱衷把花言巧語兌現的日常,但願你說過的美夢都能好好做一些。

 

為誰都好。

 

未來才不致於怨懟怎來不及實現,誰的心腸不因此無辜受罪。掉進去就會回到夢裡的房間,希望有日,等的人已在那待你一起過特殊的日子,即便此刻是假的。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井 的頭像
七井

如果有來世,我們不談永恆。

七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