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是拍攝廣告的日子,約莫快早上七點時,我當了頭一個抵達集合地點的人,戴著耳機聽歌之餘。幾分後忽然一位女子走向我,親切微笑問我:「妳也是出通告的人嗎?」我回答是阿,她便和我聊了起來。

她說一開始會接觸演戲,除了是賺外快,能認識各式各樣的人,也是一份收穫。

旁邊的幾個演員剛好聊到返校,她便問了那部電影的來歷,我簡單地說:『它是一部描述臺灣白色恐怖時期的故事。』

馬上有個臨演接話:「而且那部片是無法在中國上映的耶,阿演那部片的人,真的愛臺灣啦。」

 

...

 

『同時,當一個公眾人物,如演員、歌手、作家等,一旦表明自身立場,或出演觸碰時事的題材,他的是非,將會有許多人幫他做主,甚至是一個國家,而他往後去一個獨裁的地方,也更顯現他的危險或被孤立的可能。』

如同〈亞細亞的孤兒〉那首歌,簡單稚嫩的歌詞卻唱出殘酷與細膩的靈魂,我心裡想著。

「可是我最近還有去一趟中國,並剛從香港回來。」女子說。

『我認識的香港朋友,最近也發布不少有關他的家鄉的消息。』

她用食指指著自己的口,問我:「妳剛剛有發現我的口音嗎?」

我說有阿,但我怕誤會,現在不太用口音去識別這個人的籍別來歷,她提到,最近也大概是最後一次去中國時,當時身上只有台胞證,入境盤查被強制沒收時,他們又多問了,是不是要再看一下,她心裡無時無刻捏了把冷汗。

 

「〝他們〞差一點要把我留了下來。」香港女子用此句話為這場談天下了結尾。

 

在片場休息時,我幾乎是在睡覺的,一個臨演問我是不是昨晚沒睡,我說沒,只是我身體差,能睡的時間我都會補眠。他一副好似跟我自己很熟的樣子,說:『是唷,看不出來身體差,哈哈哈哈。』

「抱歉我不喜歡開玩笑,沒重要的事我就不講話了。」

他臉色尷尬地說了聲對不起,與辛苦了等一些勵志的話便離去。

 

 

 

我夢到先前發生的事。

那是五月的某一連串經歷,有位自稱擁有上百棟台北區的房子的房東打電話給我,說要買我的書,或討論事宜。

他急忙說要出車錢就叫我趕快過來了?

保險起見,跟他約在三重區的星巴克。上網搜了他的來歷,辦過不少慈善演講,在教會主持,行事高調的人物,五十多歲。

他一坐下來,就開始高談闊論他的臉書很多美女按讚,我沒意見,面不改色地講解我的企劃,他聽著聽著又打了電話給朋友,說今天同婚都通過了,現在的年輕人盡搞一些不正經的事。

轉過頭,他突然對我問,希望我選擇如何的男性?

我:『我沒要刻意選擇。』

他說:「怎麼可能,你一定有,你不是很厲害?」

我覺得我碰到怪人,我說我要走了。

他又問了一次。

然後我說『我遇過身上只有五百多塊錢,卻全給了對方,並會額外去積極上進,給予他重視的人更好的生活那種。』

 

他突然用手指快速指向我:

『那你很自私喔!』

 

那個瞬間,我想到我朋友她前男友承諾要給她好的生活,約她出來,卻也是用手指指著她,要她自己付錢的當下。那些允諾要給予美好,一個個食言,用父權壓制的人,自作主張控訴的人。也許把自己親口的話忘得一乾二淨。開心地約了女孩子出來,再用選妃似的評分容貌,臉蛋普普通通,妳只愛錢,妳自己付喔,妳很自私。

卻沒真正了解對方是如何的人,如何看待的。

好累,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。

我覺得受夠了,憑什麼被約出來談工作還要被莫名批評。我站了起來。

他掏出一疊藍色鈔票放在桌上,說希望我懂得感恩,他不斷激動地說收阿收阿,周遭幾個人在看,我頭也不回地走了。當天故事結束。

我是故意讓後面的你是沒有性別的,因為我不想認定他在對我說話。

 

上個月在網路上與教會,耳聞他的新消息。

他性侵一個二十出頭的女生,並被所屬的教會撇清關係了,同時先前外遇,並和前妻還在打官司的私事也接連曝光。

我在聽到這個消息後,當下忽然放肆地笑了。哈哈哈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,哪管其實我一點都不開心。

可能有些正義凜然,指著他人怒罵的人,才是對自己的行為最無能力負責的人。他的控制慾該只是為滿足一己之私的成就感。

 

接著我醒了,緊接收工後,跟大家說辛苦了,也與那位女子道別,在走往捷運的路上。

 

我戴上耳機聽起了五月天版的「玫瑰少年」

 

那個女生在事發後,馬上說出來了,勇敢地表態,她說不能姑息這樣的行為,無論,她多痛苦。

 

如果善良的人用無私平等的心去回應世界,而總有人不珍惜地,放肆撒滿荊棘。

那是不是在還能開口的地方,就不要緘默,不必沉默。

 

我家人曾說像我這種容易跟自己過不去的人,會活得很辛苦,嘴巴心眼長在他人身上,自己不批評他人是應該,但對方可以指教開玩笑。

怪不得人乾脆現實點好了,是不是真的該如此呢?

 

我其實還明白,人一旦只要足夠為自己著想,就不容易受傷,甚至根本不會受傷。

不知從哪天起,我只邀約、回饋曾為我賦予行動幫助,並從不向我索討的人,不沾沾自喜說自己對誰多好的人。

只要能真心笑得開懷,在活著的昨天、今天抑或可能的明天。

面對他人的傷害,用包容寬恕,而依然不放棄相信人心,也許,同時是許多人的功課吧。

 

 


你的控訴   沒有聲音

卻傾訴   更多的   真理

卻喚醒   無數的   真心   〞

 

 

『那你很自私喔!』換個方面想,這句話就只是他一廂情願的怒吼。

請問怎麼了嗎?

 

時間,不能浪費在自卑又自大的人身上。

當每個生命美麗盛開,自信是最好的反擊。

    文章標籤

    當控訴沒有聲音 七井

    全站熱搜

    七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