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1937098_2731663066942839_9035013591798906880_o.jpg

 

我的賴好友固定不超過一百人,因一些個人因素,有不少自己在意的點。包括在現實,不喜歡被人用手指指、賴被陌生人截圖標記、被一加好友就問諸多直接無厘頭的問題、沒來由的自掏腰包私下邀約。

 

前幾天晚上跟一個主任通話小聊了下......

 

兩年前的這個月,曾差點無法畢業,當時剛好也沒工讀或穩定工作,去外地又被人莫名放鴿子,對方也當作沒這件事。那日在教務處,我的存在並沒有完成學業的資格,不管站再久結局仍是一樣的。我很早就明白一張證書,你若在意它,那它的確很重要,還有,要在社會上立足,有更多比拿著這證書或證照來得有說服力的一切。

 

我並不擅長隱藏自身的情緒,最後,在場有個教務主任開口:「我幫你出上課的錢吧。」我們僅一面之緣。

 

好友固定不超過一百人,有的帳號之所以久未聯繫卻仍沒被刪除,必然有一份存在意義。很久之前那日晚上,我一開始便打出這句話送出,顯然我收到了已讀。

『有空給我戶頭帳號』

過幾日,又多打幾句說明我是誰。

對方總算回了。

「你是」

「視傳系的學生嗎?」

「你就是上xxx老師國文課的那位嗎?」

許久之後,我一打電話就通了,他說其實這件事他從來都不急也無放心上,我也不是唯一那個有迫切需求的同學,但他不希望有人因怕欠他人情想歸還,而讓自己過得更辛苦。

有趣的是,他一開始看到我賴的名字照片,直覺誤會我是詐騙集團想利用他的戶頭帳號詐取個資。他接著說只不過那時剛好有能力幫他人的忙,加上最近因疫情發生很多事。不少人的確過得頗辛苦。

 

其實剛畢業沒多久,就常遇到一旦知道你擁有什麼,就想試圖向你索討或主動示好,無法得逞就迅速冷漠的人。

『老師,我想跟你說,我是不會忘本的人,就算當年你沒幫我,我也不會怪你,這不是你的義務。』

「也不是什麼義務啦,只是我剛好有能力幫得上忙,如果你今天跟我要的我承擔不起,我也無能為力阿。」

『不過這個人的性格與處世態度,會影響我想不想回報的心態,如果我當初跟你要一百萬,你就無法了齁。』

「齁齁呵呵,那可能是我要跟你要喔。」

 

畢業之前,看過一本書,它裡頭跟滿滿講著人長大了要學會看淡,沒有工作是不受委屈,喜怒不形於色等道理大相逕庭。

它說的是一個人正生著另一個人氣,那個作者關在自己的房間哭,她媽媽就走進來用大聲嗓門說:

 

『你若真的受委屈,無論用甚麼方法,你就出去哭給那個人看,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吃虧了,不然就當這件事沒發生過。』接著啪—聲關門。

 

當時倒真覺得這方法很蠢,後來才知曉確實不該甚麼都不說忍到最後,而是,要表達的方式有許多種,卻不一定要用最衝動的路線。

後來就發了一個很奇怪的誓就是不莫名給人請客,要馬就靠吃飯賺錢獲得想過的日子。後來連去警局做筆錄有警員要請我吃飯也只能請飲料,好在有不少體諒我每天因工作太累身體差要常睡覺,而不催我稿的人。來日要靠自己的能力獲得成長,不然明天會跟今天受一樣的氣,一切仍無動於衷。未來也是如此。

也就難以將回憶當成笑話分享了。

 

    七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