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必有在關注我的讀者看我寫過些關於誠信的文章,好一朗朗上口,簡單的哲理,卻是多麼知易行難,連我都無法預測命運等不可抗力因素,保證每次能事事順利,只求問心無愧

為此我默默旅行過許多在意的人住的地方,把答應的事做完,即便對方已經忘了,還是阿還是呢,他依然記得。只是不想再說了,遺留憾感。

我書寫的廣度,舉凡時事探討、彩妝保養、影視評論、人物專訪、專業教學、美食挖角、SPA體驗、商業活動,最後仍會回歸我的獨白,私下我常研究時尚星座,嚴重偏袒家人朋友的星座到讓人總猜錯我的生日月份。

 

 

64230047_389565158569975_2772086229162786816_n  

 


我有杜絕重複性連接詞與形容詞的慣性,舉例然後、後來,瞥見它們在同一篇文出現好幾次以上就會感到莫名煩躁。有人說他敲打的某些詞彙的不斷反覆顯現是為強調,增加它的能量。對這一點,我倒笑笑想,當一件事一個詞一種讚美,大量堆疊到一個高度,基本上就會稀釋它的重要性。


『又來了又來了,可以不要再說這個了嗎?』粗俗說法如此這般。

滑過來滑下去,亂入一提,我愛死了便捷收藏性的網路文字產生的段落,它們與合適於紙上的言語,兩者已不能相提並論,各有優美的體會。

『那個誰誰誰可愛又可恨,對他身邊的人無限好,對外人一板一眼得跟什麼一樣。』聽到這句更覺得有趣,我喜愛聽八卦也嗜安靜,偶爾理念矛盾,共存得讓人會心一笑。接下來,一篇篇的小劇場開始了。

一個認識的大學生提到某單位約他一同洽談長期合作事宜,他起先便開口自己平日拮据,對方便一股熱忱地說我請你吃飯吧,日後還能送你相機,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國?我有一個想法,假如你能跟我一起開直播......滔滔不絕下來,句句都是誘惑且大方到不行。

 

 

64214322_448926845883542_2497064702807375872_n  

 


而到當日,說要請客的人,點餐時,叫他自己付錢,並在事後教訓:

「你是小孩子嗎?憑什麼?」
「你也成年了,很多事要想遠點。」

我在聽聞他人闡述跟我類似的經歷後,到之前我公開發起合作的徵文消息,其中向我私訊的一個人好像是吃過同樣的虧,他用『看起來』不太信任的文字問說:

『請問當天是妳請客嗎?因為我身上只剩五百塊了......』

我是有何等慶幸他的誠實。


聽完更有些鄙視笑了,我想說其實想得不夠遠的是資方,他最後應該找不到要找的人,除非他雙重標準,對較有地位有能力的人又是另一套做法,否則往日,不意外會吃虧。我絕對不會怪罪誰想佔誰便宜,甚至,在心裡反駁過有個前輩曾是這般教育我的:

『妳就把責任推給上層就好了,反正他們到時會處理,隨便講講東西能賣出去最好,不用這麼認真。』

那時我只是個工讀生,用這觀念倒害慘了我,我得不到任何足以託付重任的人,就因為我敷衍他人。

 

 

64323408_316726775916963_703003326500831232_n  

64401375_2021913707917782_5210791367323680768_o  

 

 

去年畢業後有人用自己賺的薪水計算要包給誰紅包時,一個人跟她問候聊天,開玩笑說也可以給我一包,他之前邀約她卻也放過她多次鴿子。

 

她說心裡馬上浮現出一句憑什麼?  

 

以前大概是不懂,你私自灌滿了別人期待跟希望。之後便灑脫地全部煙消雲散,有說等於沒說。而在我最需要幫助跟緊迫求助於你的時候,你在哪裡,你做了什麼?原來這個所謂「互相」的天枰,從頭到尾,都只是在玩誰擅於諂媚、誰記性好的重量值,當失言無數次,便注定來日的失衡。

62141002_2021913657917787_2145248323680862208_o  
 
其實,很少人當初就會要求一個陌生人諸多無理的要求,但對方除了口說無憑,其他都沒做,倒徒留些心寒。

也知道,斷章取義的文字遊戲不好玩,大人的話術交手卻不少人樂在其中。

好常一段時日我反射性厭惡標題這三個字,但我若過於糾結,日子不會過得比較好,在我完成更多理想之後,這三個字,奇怪就也瞬間失去枷鎖,聊些廢話也能放肆笑得開懷。人人都能談情說愛,我可感性也理性,單說教聽久令人乏味,我熱衷聽過程,那讓我知道,一個人的可信賴度實在是跟他的年紀無關。

 

現在當一個自由工作者,我仰賴本身的記帳習慣,寫文、拍照、演出、旅遊,諸多當下是思考,我知道我的親人朋友有人愛美有的對包包有興趣,以及崇尚品牌。

當我自己詢問他的願望,他說出來若顯得浮誇,我也不會多說,大家都有作夢的權利,你的願望儘管奢侈,都不該斥責

上週宅配包裹寄來妹妹親手做的披薩跟薪資,雖然不是重點,還是提下我並沒有親生妹妹,她目前是一名高中生,某些親戚上的關係,算是我的家人。原因在於,她上上禮拜傳來一個訊息:

 

 

「姊姊,妳最近有空嗎?」

『幹麻?』

「可以幫我做學校備審封面嗎?」

 

 

 

我想到在我眼裡,並不存在完全免費的專業這件事。

 

 

 

而我自己,也不願輕易利用家人或朋友的關係,去博取一個人的良善與情分做白工,尊重創作者,是我先前教導給她的觀念。當然,雙方都心甘情願,就是真的互惠,頓了下,我便打下回覆。

 


『我不做沒報酬率跟沒興趣的事情,為什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,之前應該有說。』後面加上幾個苦笑的表情符號修飾口氣。

「之前妳不是說給妳多少錢妳會幫我做嗎?」

 

 

看到這段,我便主動撥打電話過去,向她說聲抱歉,我確實這麼說過,並提醒文字往往是沒有溫度的,如果不是擅長描述的人,下次儘量打清楚也避免誤解。接著這些天我們又聊了許多價值觀與生活瑣事。

別人在贈與我我認為不屬於我的東西時,或是廠商給了較多的商品,會讓給我重視的人,不是不喜歡,反而我視之珍寶,並且,一旦我自己先開口承諾要給,就必須做到,倘若做不到也該誠心道歉。既然有能力願給,就不要去嫌,於是在今日,剛剛我寄出了妹妹想要的LV圍巾跟後背包。

 

在七月底的時候,我給自己的新的蛻變,拍攝鍾愛的風格種種,將不再是夜思夢想,而是一步步慢慢能成為真實。我更要說,無論何時,每一個人都可以有作夢的想像力,卻不必因等待,壟斷未來開拓的可能。個人的價值不需去刻意證明,成長會越顯資質的珍貴。

寧眠而死,不待而生。

 

 

未命名-1 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井 的頭像
七井

如果有來世,我們不談永恆。

七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