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張闔眼冥想的面容,兩旁蔓生長出鵝黃色的羽翼,活脫脫像是某種古代的神話生物,搭配墨黑沾染雪花的背景,這幅作品名為《解桎梏於基底、登龍御在中心》。

 

1

 

 

詩詞優美地沁入黑墨染的圖畫裡頭,濃烈又搶眼的風格,瞬時映入眼簾,每一幅創作的啟名也別有用心,這是一個留著過肩長髮,遠看還以為是哪位高個氣質淑女,實則是一位熱愛美術創作的大男孩。

 

來自1993年,臺中出生,他是黃武芃。

 

2

 

當文學與藝術創作互相結合,彼此會迸出什麼樣的奇妙火花?

 

自幼因母親從事貿易工作,一同跟隨著母親在國外奔波,直至小學才固定在臺北就學,最初在2007年第32屆國泰全國兒童繪畫比賽國中組獲得入選獎,之後則間隔一段很長的時日未參與美術相關賽事。

在成長過程中,對於臺灣傳統國高中體制學習制度無法適應,於高中時期實驗獲支持「在校自學方案」,校方協助舉辦兩次油畫個展而展現其美術天賦,於今悠遊於臺師大中自選文學與藝術課程。

 

在傳統國高中體制學習制度裡格格不入,後於體制外教育下,則是將美術天賦大放異彩的一顆璀璨寶石,後起之秀。

 

由於從小也對文學情有獨鍾的緣故,國中開始,他對漢文學產生了極大興趣,受到喜愛的北宗重彩等亞洲元素薰陶,開始在其中慢慢注入了其繪畫中自成獨特藝術語言風格,因畫風自由度中亂中有序,表達主題明確而不用古法,慢慢的,黃武芃的創作得以自成一格。

 

關於作詩一事,黃武芃說起初他只是沿用古人的作詩格式,漸漸地,他發現長短句更符合自己的性格,宛若合身舒適的衣物穿在身上般地服貼,到了現在,

開始摒棄格律以類小說的方式來進行詩歌,為何會如此?

 

我認為使用別人的規則不會有真正的成果,所以我不再做單純的詩詞。

 

讓自己學會發想故事架構,以文言文的方式呈現,並鑲入詩歌,同時也注意到了一般人難以理解文言文,所以採取文白共體的方式進行,文白共體。

他又稍稍解釋了下,文白共體並不是民初時白話文發展不成熟的意思,而是文言文與白話文截然分開,互相穿插運用,相輔相成,一邊也在進行「以白話思維進行文言文」的嘗試。

 

3

 

自由奔放的天性乃創作最豐沛的動力

 

分解黃武芃的創作手法,是一連串繁雜的手工藝品,經過反覆整理與被剖析,終至成為一個標本、一個美麗精巧的元素,沿用在他的每一幅作品中,因此看他的作品,可以找到許多相似、卻不太相像神韻的細節。

對應在美術性向上,因個人的繪畫原創性相當強烈,雖未曾有任何師承背景,卻受到許多國內外畫壇前輩的指教,對於他的作品一致感到相當驚艷。

別於許多藝術家含蓄內斂的性格,黃武芃多了幾分直接坦然,甚至還有些率真可愛,他曾說:

 

『很多人問過我,我的美感經驗是什麼?我到底是根據什麼來畫?』

 

『其實我沒有美感經驗,應該說我沒有把目光放在美上面,舉例就像莎士比亞說的,美即是醜,醜即是美。』

 

『美與醜之間分際並不是那樣壁壘分明,你能從美當中發現醜陋,你也能從醜裏頭去發掘美麗,像是一個很帥的藝人,形象非常好,但是有一天媒體爆出他出軌,這不就是美人醜陋的一面嗎?又或是一個滿臉皺紋、每日在大太陽底下勤奮工作,皮膚被曬得焦黑的勞工,他可能每天都吃不飽,但他把錢存下來捐給社福單位,一心希望社會更好而不在乎自己的感受,這也可以說是醜人身上的美。』

 

4

 

對於美學一事的自身見解,他提到德國哲學家鮑姆嘉通(Baumgarten)立下《美學》一書,這其實是哲學的一個分支,「美學」這個名稱其實也翻譯地不太好, 那個詞原來是「感受」的意思:

 

目光不是只侷限在視覺上的美,還包括你對事物的看法、你的觀念、宇宙論、哲思、你對人類生與死的看法、乃至於價值觀的取捨,都是其中的一環,都是表達當下這個狀態的素材。

 

黃武芃每一成長時期皆有其繪畫隨性形塑鮮明特色,之前對於臺灣社會政治運動風氣下,開始藉由時事作一系列人物特寫與事件紀錄,以此為手段作為藝術與現實融合之生活體現與當代經驗,目前則更加揮灑運用「帝之思維」,經觀察現象所作之變形的紀錄,在這個意義上神話與現實互為表裡,操作以反映社會為其本質的藝術而自省之,企圖創作出屬於自我獨特性的藝術語言。

 

他希望能從漢文學延伸出一種帶有自身特色的作法,自始創作古詩詞作品,從五言七言絕句到破除格律書寫賦文,並融合日本文學及西洋文學等,是為能開創屬於自己獨有風格、全新視野的新詩文作品,在此也下過一番苦功。

 

5

 

母親是啟發潛能最大的貴人

 

在黃武芃的藝術世界裡,母親擔任一項非常重要的角色,從繪畫、參賽、展出、接觸陶塑、作品製作成各種周邊等等,常常是由她幫忙一手包辦,參展與參賽的過程,母親也常陪同在側,關心、照料著他。

黃武芃,他的內心始終是座城,而母親是天空上的和煦太陽,一路上看著他成長茁壯,看他在他的藝術舞台上發光發熱,是那麼溫柔地呵護著,並且,不曾歇息,畢竟為了自己所愛的人徹夜未眠地照耀著,是一件多麼幸福,又甘之如飴的事情。

 

6  

 

在陽光之城中徹夜未眠

 

海裡的珍珠跟養珠不一樣的地方,在於它取來不易,又容易凹凸不平、帶有瑕疵。黃武芃的經歷要說是奇蹟,說是也不是,繪畫與文字表達是一聲聲輕柔呼喚,他將自己的多年美感經驗轉換為與這世界溝通的介面,而發掘他的伯樂是能讀懂他訴說的語言的知音,也許還有更多弦外之音等待被看見。

 

我們彼此的心靈都是各個大小不一的容器,等待被生活的滋潤填滿,充實了生命並開花,最後,得以結出豐碩甜美的果實。

 

從前,有一位奇才藝術家,在屬於他的陽光之城盡情地創作著,是像銀一般閃閃發光、亮眼的存在,當銀遇上光,甘為它充當溴化物,儘管與世界對話的過程,是耗費體力與精神、理解的人是不多的,但能做著自己熱愛的事情,並持之以恆,這感覺是幸福的,他甘願為此徹夜未眠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七井 的頭像
七井

如果有來世,我們不談永恆。

七井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